建站资讯

峻岭的情殇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5-09

峻岭生长在大平原上石门董村,转眼到就到了上学的年龄,就在石门董村小学上了一年级。冬天到了,这天傍晚学校放学,大家排队走在村子的大路上,七拐八拐后学生队伍就剩下峻岭和玲玲俩人。峻岭的父母在公社供销系统工作,玲玲的父母在县银行系统工作,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干部子女,而且都住姥姥家石门董,玲玲比峻岭大一岁。

  转眼他们一起上了初中,又一起考上了高中前扬公社十二中,半年后峻岭转学到县一中上高中,而玲玲继续在十二中上高中。他们已经是十四、五岁年龄,是情愫初始、情窦初开的年纪,彼此心中都有对方。转学走的前一天早晨峻岭到十二中收拾自己的东西,将一封信交给了玲玲,信很短,峻岭用语文课本上学到的文言文表达了自己的感情,可没收到回音。峻岭到县一中上学后的一个星期天回到了石门董村,他特地在县城买了一本《四角号码字典》,特此在字典扉页白纸上写了感情喻意的两句古诗:“登高俯看千里野,思念沙丘万宝城”,打算在晚上送给玲玲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,峻岭敲门没敲开,他转到了北屋后面想敲后窗,屋里点着的煤油灯将玲玲姥姥一家人的影子映到糊了纸的后窗上,并不时有欢声笑声从后窗传出,峻岭听出还有另一个女同学玉芹 (玉芹家与峻岭姥姥家住隔壁)的声音传出,怕送字典让同学玉芹知道,峻岭就没敲后窗,自然定情信物《四角号码字典》也就没有送出。

  又转眼他们到了高中毕业了,峻岭在县磷厂干临时工等待分配工作,玲玲则在姥姥家等待分配信息。这天晚上峻岭回到姥姥家,听到隔壁玉芹家有玲玲与玉芹的声音传来,峻岭就喊玲玲,玲玲与玉芹出屋看到了矮墙那边的峻岭,就叫他爬过去,峻岭说道:“爬过去?像什么?张生啊!”

  玲玲:“别那么酸!墙又不高就爬过来吧!”

  峻岭爬过矮墙后玲玲与玉芹急忙伸手接往,峻岭还没站稳脚跟呢玲玲就说道:“欢迎你张生!”

  峻岭回道:“还张生?!那莺莺呢?谁是莺莺啊?!”

  玉芹一拍玲玲,接口说道:“她,她就是莺莺啊!啊,哈、哈、哈!”

  玲玲俊俏的脸儿一红,轻轻地一推玉芹说道::“去、去、去!”

  玉芹说得话也把刚爬过墙的峻岭闹了个大红脸,他呐呐地说:“都怪我,提什么张生!”

  玉芹说:“你啊,这张生提得好!过来了,唱首歌祝祝兴吧!大文艺委员!”

  这时皎洁的月光照近院里,如水的月光把院子照得如同白昼,他们仨人围坐在一起,在四周沙沙作响的树叶声中,峻岭深情地唱起了抒情歌曲《我爱五指山,我爱万泉河》、《红太阳照边疆》、《北京颂歌》等歌曲,一直到深夜……

  峻岭分配到了羊口造船厂当电工,玲玲接了母亲的班成了工银银行的一名工作人员。这天峻岭正在电工机房值班,厂文书送来了一封信,峻岭打开信见是到了熟悉的、久违的玲玲字迹,峻岭迫不及待地看起了信。信中写道:“……你像太阳明亮,我幸福地在你身旁……考虑再三,我们俩还是不合适……”

  峻岭不死心地又看了一遍,然后呆呆地垂了头,恨恨地将手中的信撕碎,一扬手碎纸片随风而散,散落在了机房前的柴油油罐四周围……。后来峻岭听说玲玲嫁给了峻岭的高中同学民民,而民民唯一的特点就是“大啦”,什么事情都能“啦”他个昏天黑地、天昏地暗!后来峻岭还听说初中同学华华也在追求玲玲,也是没有追上!没追上不罢手,华华的妈妈出面认了玲玲做了干女儿,华华跟玲玲没成亲倒成了干亲!

  与峻岭一批分配到羊口造船厂的还有玉霞。玉霞是羊口人,也比峻岭大一岁。玉霞是遗腹子,父亲出海打渔时出事走了,父亲走时玉霞还在妈妈的肚子里,出生后也没有见到父亲的面!玉霞工作在机修车间,她个子不太高,生得小巧灵珑,工作帽一戴,前面有一双漂亮的、水灵灵的大眼睛,配上挺拔的鼻子、小巧的嘴,后面翘出一双羊角辫子,美极啦!玉霞是船厂的车工,操作C—16车床。她车得船舶用件总是是又快又好质量又高,又不迟到早退,因此是连年的先进工作者、生产标兵。

  峻岭是电工,电工除在电工机房值班外再就是各车间、班组电器有故障及时排除修理,工作性质就是全厂跑,机修车间自然是常去常往,玉霞作为车间最美女工自然被峻岭注意,一来二往就熟了,在去翻砂车间、钳工车间、翻砂车间技术室室修电器时,路过机修车间时他也总要去玉霞的车床前站站。一天峻岭来玉霞的车床前时,见玉霞一边车零件一边与一个个子高挑的姑娘说话,那姑娘见到峻岭笑一笑、点点头算作招呼,峻岭也点点头算作招呼,然后回电工车间。

  下班的铃声响了,峻岭下班回宿舍路过机修车间见玉霞在等他,他们一起往回宿舍区走,玉霞轻声说道:“今天下午我同学来看你了,把你好一通夸!”

  峻岭说道:“噢,你同学来给你当参谋啦!我怎么样?”

  玉霞:“我不是说了吗,把你好一通夸!”

  峻岭说道:“噢,也就是说你同学这一关已经过啦?”

  玉霞:“过啦!怎么样,你、你同意吗?”

  峻岭故意拉长音:“我吗,同——意!”

  玉霞嗔怪地:“你看你!”

  峻岭:“我不但同意,还要、还要……”

  玉霞急忙问:“还要什么?”

  峻岭说道:“还要亲吻你!”说完,峻岭在玉霞苹果似的美丽脸上亲吻了一下,玉霞没有想到峻岭会亲吻她,脸一下子像红透的苹果,又嗔怪地:“你看你,你看你!”星期天很快就要到了,峻岭与玉霞商定星期天峻岭与玉霞各自回家向父母说,征得父母同意后定下亲事。峻岭回到了家里,跟妈妈谈了此事,并说要将此亲事定下来,妈妈没有表态。到了晚上妈妈说:“你姨妈找你有事,在她上班的机械厂宿舍区等你。”

  峻岭骑上自行车直奔机械厂宿舍区姨妈的宿舍,敲开门姨妈、姨夫热情地迎接,姨夫倒杯水递给峻岭后借故躲了出去,峻岭接过水杯还没站稳呢,姨妈就劈头盖脸一通说:“你怎么能找羊口姑娘呢?!……

  ”

  从姨妈家出来峻岭感觉天晕地旋,天晕地旋自行车是不能骑了,只得推着走。天知道为什么羊口姑娘不能找?天又知道羊口姑娘为什么不能找来做对象?就这样昏天黑地地回到家,把自行车往车棚里一支,回屋倒头便睡。第二天早晨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妈妈的笑脸,她笑迷迷说道:“饭做好了,快起来吃饭!你今天还要赶公交车回厂上班。”峻岭起床洗漱完毕做到饭桌前拿起一根油条,刚咬了一口嚼着,妈妈就凑了过来,又是笑迷迷地问道:“昨天晚上你姨妈同你谈得怎么样?”

  峻岭猛一下子停止了咀嚼,他一下子明白了:噢,昨天晚上姨妈跟自己谈话是妈妈找得姨妈啊!峻岭愤怒了,感到妈妈“涮”了自己!明明是妈妈不同意、为什么自己不说找姨妈来说?!想到这里峻岭气得把油条一扔,拎起挎包起身就走,妈妈在后边追着说:“你怎么不吃饱就走啊?”

  峻岭甩出了一句:“给你气饱啦!”

  妈妈在后边追着还在说什么,被峻岭“咣”地一声关上门、连人带话一同关在了屋里。

  峻岭坐上了公交车,一路上净想着怎么跟玉霞说,以至于差点坐过车站。这一路他想好了,如实地跟玉霞说实情,同时继续和玉霞交往,等待妈妈回心转意,毕竟峻岭舍不得这段感情!回到羊口造船厂员工宿舍,玉霞已在焦急地等待。她回家跟妈妈说,妈妈早从女儿同学嘴里了解了峻岭自然同意,现在就看峻岭妈妈的意见是同意不同意。峻岭如实地说出了妈妈的态度,他看到玉霞美丽漂亮的脸上极度失望的表情,他真不忍心哪!于是峻岭又说出继续保持交往、等待妈妈回心转意,玉霞美丽漂亮的脸上这才一片乌云散,露出了美丽的笑容,峻岭忍不住又亲吻了一下,玉霞则深情地扑进了峻岭的怀里。……

百度地图 | MAP地图 | RSS地图
收缩